logo
Navigation
Views: 43 | Replies:0
白宫迎来最具挑战的30天,为何它或成川普执政转折点?
By 参考消息网  
OP 09/12

9月初的华盛顿,暑气未逝,秋意初起。国会山上,参众两院5日复会;“智库一条街”和“游说一条街”上,西装革履的人们施施然归来。美国总统川普度过颠簸的盛夏,正式迎来艰难9月。

众多分析人士认为,9月会是川普上任以来最具挑战性的一个月,可能构成川普执政的重要转折点。
 

8月14日,美国总统川普返回华盛顿白宫。(摄影殷博古)


国会面临“立法冲刺”

三大挑战:立法改革税制、提高债务上限、避免政府关门。每一项挑战,都有十分紧迫的时间表。

最晚9月底之前,国会必须完成的工作包括:提高约达20万亿美元(截至今年3月已达19.9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务上限,以避免政府违约重创金融市场;延长政府开支法案至12月份,以避免国家公园等部分联邦政府机构在10月1日关门和近100万联邦雇员被迫无薪休假;向飓风灾区重建提供救助资金、重新授权国家洪水保险计划和延长低收入儿童健保等。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则宣布,将于9月底公布税改方案细节,期望年底前完成30多年来美国首次税改立法。作为40年来美国唯一没有在上任7个月内通过任何重大立法的新总统,川普一再表示,税改现在是他的“最高关注”,并公开喊话国会共和党人不要再让他失望。

年底前,国会还需要通过2018财年预算、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等。把感恩节和圣诞假期都算在内,今年总共仅剩4个月。有人形容,国会面临“立法冲刺”。

表面上看,在多数立法进程上,国会两党有一定程度的共同需求。参众两院的民主党领袖舒默和佩洛西已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为飓风受灾者提供联邦援助和提升政府债务上限是“重要问题,民主党人想要出力”。

但是,在民意高度分裂的美国,新一轮激烈党争势在必行。特别是从目前看,川普政府在考虑进行一系列交易式“捆绑”,如把飓风重建援助与提高政府债务上限捆绑,把美墨边境造墙与避免政府关门捆绑,把废止童年随父母非法入境的年轻移民暂缓遣返计划(即“追梦者”计划)与国会6个月内通过替代案捆绑。国会民主党领导层一方面表态愿意跨党派合作,一方面表态做好战斗准备,宣布将反对“捆绑”,特别是将全力反对把美墨边境造墙费用绑进政府开支案,并誓言将对任何给美国1%最富阶层减税的方案投反对票。

9月虽有30天,但参众两院实际只有12天会期,而这一揽子“大交易”之错综复杂,光是浏览任务清单就让人眼花缭乱。

三大质疑难以摆脱

面对三大挑战的同时,川普深陷三大质疑:执政团队的稳定性;与国会共和党的合作前景;“通俄门”调查疑云。三者归一,直指他的执政能力和执政合法性。眼下,川普的白宫亲信十去六七;与国会共和党蜜月结束;“通俄”疑云越织越密、越铺越大。总体上,川普面对着更艰难的挑战,但却处于和上台时相比更弱势的地位。

其间,三大事件对华盛顿的“秋后算账”影响重大:一是白宫人事重组:退役将军约翰·凯利出任办公厅主任整顿白宫纪律、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离职;二是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骚乱:川普因“双方有责”表态遭朝野孤立,与企业界关系受损,与国会共和党关系趋于紧张,民意支持率再跌;三是“哈维”飓风重创得克萨斯和路易斯安那两州,得州州长预估仅该州灾后重建费用就可能高达1500亿至1800亿美元。联邦政府当然不可能全买单,但更不可能不输血。这既令本就面临债务上限和政府停摆两大关口的川普政府雪上加霜、国会共和党满负荷议程中又添加一个优先事项,也给川普展现领导能力和国会共和党有所建树创造了机会。

夏洛茨维尔骚乱前,川普即因参议院废除奥巴马医改失败而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公开互怼。骚乱后,因川普“双方有责”的表态,不仅共和党建制派进行了一大波立场“切割”,众议长保罗·瑞安公开称川普的应对“搞砸了”,麦康奈尔被曝私下怀疑川普能否保住总统职位;白宫也出现人事波动,数名中高级政府官员走人,被白宫聘为顾问的企业界大佬和文艺界人士集体辞职,就连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和主掌白宫经济政策的科恩,也出现考虑“辞职”的传闻,而他们在各自接受媒体访谈亲口澄清自己留任的同时,既未明确否认有过辞职考虑,也未抨击“假新闻媒体”,更未表示支持或信任川普。蒂勒森称总统言论只代表他自己,马蒂斯称不论总统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他都不会拒绝为国效力,强调川普“可以被说服”。川普执政班底的稳定性,是美国媒体紧盯的悬念。

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通俄门”调查进展近期相对沉默。但实际情况是,静而不寂,重要进展不断出现,只是被白宫人事震荡和夏洛茨维尔骚乱等夺走了眼球。

整个夏天,特别检察官米勒主持的“通俄门”调查动用了位于华盛顿特区和弗吉尼亚州的至少两个大陪审团,传唤了大量证人。据《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援引匿名消息源披露,米勒不仅加紧调查川普竞选团队前主管麦纳福特和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的资金往来,川普长子小唐纳德2016年6月在纽约川普大楼和与俄罗斯政府关系密切律师的会面,还在调查川普家族的房地产交易,包括2015年10月致信普京政府拟在莫斯科兴建川普大楼的流产计划,当时川普已宣布将竞选总统。此外,美媒还爆料说米勒可能已与美国国税局特别调查组联手调查川普坚拒公布的纳税单。川普律师夏天多次会晤米勒并呈交备忘录,强调川普未妨碍司法,美国司法部则向米勒调查呈交了川普关于开除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的亲笔信。

“通俄”调查中,最重要进展可能是由川普长子自己主动证实的与俄罗斯政府律师的私下会面,并且川普女婿库什纳也被卷入。而最引人注目的悬念,则是关于米勒在调查川普的房地产交易和纳税单的媒体爆料。如果属实,意味着米勒调查范围已涉及川普个人,可能引爆的“政治地雷”将不限于“通俄”。此前,川普曾在接受《纽约时报》访谈时表示如果米勒调查他和他家人生意,就踩到他可以容忍的底线。川普会否开除米勒,也成为“通俄门”的悬念之一。可以预期的是,在川普和国会共和党人为税改和提升政府债务上限等奔忙时,“通俄”调查不会风平浪静,势将继续搅和华盛顿政局,给川普的艰难九月增添变数。

“独特”总统充满变数

不过,川普执政前景的最大变数,公认是川普本人随时可能引发的新争议。右翼福克斯新闻网8月24日至29日调查逾万名美国成年人,结果显示近六成(59%)受访者认为川普正在撕裂美国,近半数(49%)“强烈不赞同”他作为总统的处事方式,逾半数认为他“不具总统高度”“非道德领袖”,44%的受访者认为他不稳定,64%不满国家现状。

不过,民调结果同时表明,川普继续拥有两大关键利好,一是多数共和党选民仍然支持他,并且他的忠实支持者普遍不信任美国主流媒体,不会受到后者对川普攻讦的影响;二是与川普相比,国会共和党建制派更令选民不满,许多共和党国会议员在本选区的支持率远低于川普,这意味着他们面对川普硬不起腰杆。

川普是美国历史上一位非常独特的总统,从竞选阶段起,川普就不属于共和党主流。目前共和党的总体态度,或许可以这样总结:在能够与川普合作的地方合作,如税改;在能够约束川普的地方约束,如制裁俄罗斯;在需要与川普切割的地方切割,如关于“白人至上”骚乱的表态。共和党的优先目标不是维护川普的白宫,而是在明年国会中期选举后,继续成为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党。

川普的基本盘是美国社会的右翼保守力量。但以他本人的特立独行,他也未必会受任何一股保守势力的拘束。《华尔街日报》驻华盛顿记者站站长杰拉尔德·塞布曾指出,川普的白宫一直存在三种保守主义势力,一种是首席战略师班农为代表的民粹派民族主义者,反全球化,怀疑大企业、自由贸易和移民价值;一种是副总统彭斯为代表的传统共和党保守派,强调小企业、低政府支出和彰显社会价值;一种是以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等“高盛帮”为代表的华尔街-大企业保守主义建制派,主张全球化,减税,减少政府管制,营造重商、有利大企业的政策环境。三股势力频繁争斗。

目前来看,班农离职但未出局,至少他所代言的“另类右翼”作为川普铁杆票仓远未出局。这同时也意味着,川普将继续走充满争议的“分裂治国”路线。

这也预示着,川普的9月处处都是相互牵扯的硬仗。如果执政一年届满时,仍未能推动国会实现任何重大立法,川普执政地位势必受到更大冲击,他所谓“交易的艺术”也将再难服众。

0 0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